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基层法庭庭长的一天
  发布时间:2020-05-10 10:08:02 打印 字号: | |


     颜从年是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渔沟人民法庭庭长,自进入法院工作以来,他先后在该院小营法庭、徐溜法庭、渔沟法庭工作,用他的话说,“一直在基层,从未离开过!” “农民朴实但也较真,虽然身为法官,只有设身处地去接触他们,才能真的化解矛盾。”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颜从年在法院工作的十三年时间里,办理案件3700余件,因工作突出先后获得江苏法院优秀人民法庭庭长、淮安市“优秀法官”等荣誉称号,并两次荣立省法院二等功。

    请跟随小编的笔迹,回顾4月28日这天颜庭长的工作足迹。基层法庭庭长的一天忙碌而充实!

    上午7时05分。“颜庭长,您每天来的真够早啊!”门口保安热情的与颜庭长打着招呼。“送孩子上学,不起早不行啊。”颜庭长笑着回答道。颜庭长的孩子现在已经上高二了,自从孩子上学开始,他每天负责接送。“差不多有十一年了,孩子上学校需要早起,我正好接送孩子,每天早上七点左右就能准时到班上。”7点10分,他已经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琢磨起昨天未写完的判决书。该案案情较复杂,原告在施工过程中受伤,将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案件矛盾焦点在于双方之间是究竟是承揽关系还是提供劳务关系,认定哪种关系事关责任认定,昨天进行了第二次庭审,颜庭长一直在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进行斟酌。

    上午8时15分。颜庭长一行驱车来到了渔沟法庭。“海洋!上午我没有庭,有个案子要去送达,还要到村里做个调解,我一会就去了,庭里的有事你处理一下!”“好的,你去吧。”该庭法官孙海洋爽快的答应道。

   “有一个离婚的案子,法院邮寄的诉讼材料一直没有人接收,我们上午去送达一下。还有一个危房改造的案子,需要去现场勘验,小杜,你把卷尺带上,我们一会就出发。”杜昊是该院司法警察大队派驻法庭的法警,刚到法庭不久,一听要下乡,赶紧去把米尺准备好。

    上午9时08分。颜庭长他们来到了西宋集某村,“离婚案件,事关双方婚姻关系,一定要谨慎对待,诉讼材料要确保送达到对方手中!”颜从年向法官助理周冉叮嘱道。“这里是被告吴某父母家,她已经离开男方家很长时间,据说她父母知道怎么联系。” 到达目的地,三人就向周围村民打听吴某具体住址。经过一番周折,三人终于来到吴某父母家。说明来意,吴某父亲甚是生气,一再指责他那个女婿的不是,并不愿意提及女儿的联系电话及具体住址。颜庭长细心向吴某父亲解释道“不知道吴某对婚姻持什么态度,如果愿意离婚,那就到法庭做个了断,如果不愿意离婚,我们法庭还能做一下调解,和好了不更好么?”经此一讲,吴某父亲告知了吴某联系方式。经电话联系,吴某同意诉讼材料交由父亲代收,自己会按照开庭日期准时去开庭。

    送达完毕,三人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另一村,“这件案子涉及危房改造,被告即房主为低保贫困人员,国家出资为其做危房改造,房子建好了,政府也把20000块钱改造施工费打到了他银行卡上,可他说房门位置左右不齐,不同意支付原告施工费,我们去现场看看。”在路上,颜庭长向车上几人介绍道。

    上午10时10分。一行来到了被告包某家,包某昨日接到颜庭长电话,已然在门口等候。“老包啊,房子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你不愿意给人家施工费?”“来颜庭长,你看看,这房门是不是与两边墙不对称?我们农村人讲究这个左右对称,这不对称不吉利,你让我怎么给他钱。”包某一边嘟囔着,你一边引领众人到了屋里。“小杜,拿米尺来,我们量一量!”经过测量,房门与左右墙壁之间确实有几厘米的差距。“房屋其他地方有无质量问题?”颜庭长向包某询问到。“其他地方都挺好,就这个门,我刚才说了,左右不对称不吉利,我心里就不舒服。”包某生气道。

    颜庭长出门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功夫村里的村干部到达了现场。原来,颜庭长提前对案子做了功课,知晓了原告与包某是亲戚关系,房屋总体质量并无重大瑕疵,因此提前联系了村干部,准备做做包某的调解工作。

    “老包啊,房子盖得多结实,你不能搞这些老迷信,住着安全舒适就是了,况且你与韩某还是这么亲的亲戚,何必弄得这么僵……”村干部做起了包某的思想工作。

    “老包,我刚刚跟原告沟通过了,他说既然你认为房门这里出现问题,他同意让一点钱,你看怎么样?”颜庭长向包某说道。“村里领导和颜庭长都亲自过来看过了,我也没什么话说了,既然这样,我同意!”包某思考了一会说道。最终,颜庭长根据双方的意思现场制作了调解笔录。“颜庭长,感谢你能到现场来看看,其实我没有不想给钱的想法,只是我说这门不对称,原告韩某不承认,今天你来现场丈量,说明我说的没错,我心里感到了公道,我其实昨天就把钱取出来了,我现在就给钱。”说完,包某将提前准备好的现金清点后交到了颜庭长手中……

    中午11时56分。勘验调解完毕,时间已经快到12点,感谢了村干部,告别了包某,颜庭长一行才踏上回法庭的路。

    来到法庭门口,原告韩某已经在此等候,清点了案款,韩某感激道:“谢谢颜庭长,我还等着这钱给工人发工资呢!”

    吃过午饭,简单休息了一会,下午上班时间很快到了。“小周,喊上杜昊,我们还得下乡,一个案子父女两人因为树的事竟然对簿公堂,我们去现场看看。”颜庭长向助理周冉说道。“这两父女去年还因为赡养费的问题到过法庭,现在怎么又闹上了?”周冉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胡老汉与女儿胡某因多年积怨,父女感情淡薄,不知从何时起变得如同陌路,双方之间无亲情交流,更是因鸡毛蒜皮的琐事发生争执,这次胡老汉又将胡某告上法庭索要卖树款。

    下午2时35分。颜庭长一行来到胡老汉家,“颜庭长,你们可来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现场看看。”胡老汉已经等不及,一边带路还一边在埋怨自己的女儿。“你们之间到底因为啥事,父女两人就不能好好协商啊?”周冉心有所惑,十分不解。“啥事啊,她不孝顺!”胡老汉还心有不甘,怒气冲冲。

    来到树林,颜庭长一行首先查看了被砍掉的树木数量并测量了同期所种树木的尺寸。随后,将胡老汉请到了村委会。“此案毕竟是父女之间的纠纷,如果能够做好双方的思想工作,不光案结事了,父女最终和好,也不是没有可能。”颜庭长对周冉说道。

     “老胡,你先说说前因后果吧!”在村委会里,颜庭长请来相关村委会干部,在村干部的协助下,开展了案件的调查工作。

    “2019年11月17号,她趁天气不好,我出门不便之机,将我承包地上的一片易杨树给卖掉了,锯掉了43棵树,她卖的价格是21500元,远低于市场价。这事,我到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我报警了,但是派出所没有处理,我就起诉了。”“你说说和你女儿胡某分家的情况?”颜庭长又问道。

    “这就时间长了,有好多年了,是在双方亲戚的主持下分的家……”胡老汉介绍起了双方分家的场景。颜庭长也向村干部调查了相关事情经过,及土地承包经营情况。因为胡某临时有事未在现场,颜庭长暂时平息了胡老汉的情绪,决定改日再到现场解决此案。

   “虽然没有成功调解,基本了解了事情经过,这么多村干部在现场,基本事实应该不会有多大出入,下次我们再来。”颜庭长与同行人员交流道。

    下午4时35分。一行人回到了法庭,来到办公室,颜庭长梳理了下午形成的调查材料,转身拿过早上那件赔偿案件的案卷材料。“已经开过两次庭,法律事实我已经分析清楚,原告确为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他还等着这钱继续治疗呢!”他自言自语道。

    下午6时15分

   写完判决,时间已经下午6点多,“抱歉、抱歉,耽误大家下班时间了,我们抓紧往回赶吧!”颜庭长不好意思的说道。

   一行人伴着落日返回……(武国进)

 


 
责任编辑:院办
友情链接: